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女友小说  »  我和白妞
我和白妞

我和白妞

我的大概情况:30+ ,身高1。90,长相端正,身材也还不错。博士毕业工作后,生活稳定惬意,夫妻亲情渐多,于是开始了“饱暖思淫欲”。最初只是抱着ONS的目的,上网开始找。像我前面所说,中国人的圈子比较小,于是决定只在洋妞里试运气。

  我的第一次是和一个21岁的白妞A。网上搭上了话后我们就开始Email和MSN聊天。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经验还少,面子也薄,聊天时牵扯到性的话题都是打擦边球,很是放不开。A是一所College的三年级学生,在一个我们州里面挺偏远的角落的一个什么寄宿学校里。我那时还是第一次听说美国有寄宿学校的。这种学校估计也不便宜,估计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不过好处就是她们生活比较受约束,容易Horny。赫赫。

  我们前前后后聊了好几个星期,终于把性说开了。聊了不少各自的喜好。让我惊喜不已的是A喜欢一些轻度的SM,比如喜欢被绑起来再被干,当然是要和值得相信的人。这正投我意,作为一个男人,我也有控制欲,也曾想像过把女人捆起来做的情形,但还从没试过。聊到这一步后,我心里变得anxious起来。

  后来我发现,别看美国女孩一个个高高大大的,里面喜欢轻度SM的比例相当的高。我交往的超过2/ 3都愿意试试被绑的滋味,所以后来我是着实享受了一翻SM情趣。当然我也不是crazyaboutit,如果女孩不感兴趣,我也无妨。

  终于讲到了见面。我说开车去看你吧。她说好吧……我们之间有三个小时车程,而她没有车,住在寄宿学校里哪里也去不了。A说晚上她们是不准校外留宿的,所以“多半”要回学校(Imayneedtogobacktoschool)。我当时留心到了这个“多半”(may)的存在。我说那好,我白天去见你,见面后我们顺其自然就是。(Wewilljustfollowtheflow。)

  那时我们还没有互换过照片什么的,根本不知道对方长得什么样子,知道的只是身高体重头发眼睛颜色一类的,我反正是一头雾水。不过为了上这个白妞也管不了太多了。我倒是告诉了她我是asian,她说“fine”。这个我以后展开再说——作为asian,泡白妞有很大的先天劣势。

  我们终于商定了一个日子,我正好有几天出差的机会,就可以借机离家几天。

  A告诉我一个她们小镇里的一个小饭店的地址,选了一个星期四她考完几个大的考试的一天。一切妥当,我说“ Seeyoutomoorow。”。Shesaid “OK。”。我加了一句:“Iwillcomewithropes……”。她会了一句:“ OK。”我的心就控制不住的跳了起来。


  星期二周内出差,早上带了衣物和工作用品,像往常一样离了家。因为是周内而且经常,所以没有租车,主要是少些麻烦。开自己的车还有一点象征性补助。

  路上心思一直不定,对周四的约定没有底。不过很快就把心思回到了工作上面。

  毕竟工作是主,偷情是副。

  两天工作紧张而忙碌,host也照顾周到,一切顺利。周三晚上晚餐后回到酒店,长出了一口气,心思终于又躁动起来。想想明天要带什么却没什么想法。

  自己开车到当地的Walmart转了一下,买了点水,避孕套,又找了两捆绳索。那时候的我对捆绑只有过fantasy想法,一点实际经验也没有。就挑了两捆白色看上去挺结实挺干净的线绳。后来懂得这些太细,而且也不够软。

  周四一早起来,洗澡吃饭,再穿上我的businesscasual行头,复习了一遍网上打印的drivingdirection。退房上路……我们这个州也算是比较繁华的一个,可是A的学校所在的周内偏远地区我还从未经过。

  开了一个多小时后,就进了山区,大多是弯曲的countyroad,两条lane,一个方向一个,限速多在30- 35迈。路上很少有车,我就不紧不慢的开着,心里不停的想以前的所有聊天,各种细节,想一会儿见了面该说什么,先讲什么,再聊什么,A会是什么样子,如果好的话怎么开口去开房。想起走之前A说她的头发本来是Brown,但她喜欢把颜色换来换去,现在是个redhead。问我喜欢什么颜色她可以换。我当时说无所谓了,红色我挺喜欢的。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太nice了,我其实对红头发不感冒,应该直说让她染个blond才是。

  一路无事,11点多的时候终于到了这个山里小镇。按照A给的direction,找到了这个小餐馆,在旁边停了车,下来后长出了一口气,整整衣服,就迈进了门。进门后发现里面空空荡荡,只有在靠窗户的位子里坐了唯一的顾客:一个美国女孩。只能是她了!我稍作犹豫后,走了过去,到了跟前,微微一笑,问道:“Hi”。

  “ Hi” ,她回答,也面带微笑。

  “AreyouA?”我问。

  “YesIam” 她微笑着回答并站了起来。

  “YoumustbeZ” (今后我就用Z代表我自己吧。)“YesIam。Nicetofinallymeetyou。” 我答道。

  “Nicetomeetyoutoo。” 她笑答道。

  一瞬间两人有一点犹豫,不知道是该握手还是别的。我把两手一抬,A微微一笑,我们就轻轻的hug了一下,然后面对面坐下。

 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,她略有不好意思地把头一低。非常奇怪的是,自从第一眼看到她,我的所有的不安和紧张一瞬间荡然无存。突然间一切好像是和一个普通的朋友吃饭聊天一样,我全然放松了。后来我发现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特点,所以以后认识的白妞我就一直以见面聊作为主要方式。

  山里小镇11点钟没有什么顾客。但既然到了,总要吃点什么。女招待来了后我就随便点了点东西,现在还记得这个店的土豆做法特别多,女招待翻来覆去问我要这样还是那样搞得我有点烦躁却不敢流露,我的心思就没在吃上。A很静,什么也不吃,只要了个饮料。坐定后我们就随便聊起天来。聊天我还是比较在行。

  我在美国一直有很多球友,主要是篮球,都是白人黑人的,学校的校内比赛我们从不错过也一直是强队。平时常常酒吧里吃吃喝喝的,所以美国式瞎聊我还算在行。乱七八糟的我就跟A聊她的爱好啦生活啦什么的,同时仔细打量了她一番。

  A长得还是不错,虽然不是那种hot的人群里一眼就被人注意的一类,长得着实是挺好的,脸上皮肤白里透着红,还是不错的。我稍有失望的是她稍微有点胖,虽然不过分。现在回想起来A在白妞里就是一个平均体型,只不过我那时候只上过国妞,习惯了亚裔的苗条总觉得白妞偏大。

  A总是喜欢微笑,边看着我吃边回答我的话题。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,所有的话题都是健康的。一点网上我们聊得和性爱有关的东西都没有。慢慢的我把饭也吃完了,气氛有点微妙起来。女招待过来寒暄了几下,收了我付的账单后,终于到了决定的时候。桌子被清理干净后,我们陷入了片刻的尴尬。

  “ So……” 我说,“ Aboutme……DidIsurpriseyou?”

  “ No。YoulookexactlythewayIthoughtyouwouldbe” 她还是微笑着回答,然后反问道:“ Whataboutme?DoIlookOKtoyou?”

  我就是再没有经验也知道只有一个答案:“ Youlookperfect。

  ”

  我们彼此相互一笑,都有一点放松的感觉。我看了看窗外,问道:“ Isthereanyplacewecango?”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开房,而且也不知道哪里有旅店,确实是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了,总不能坐在餐馆一下午吧。

  “ Well。Iknowthereisthismoteljustaroundthecornerofthetown。”

  她说道。我瞬间一怔,这不是就成了吗?费了我半天脑筋就怎么简单?

  我立刻回答:“ Let‘ sgothen。”

  “ OK” A答道。我们起身出了餐馆,进了我的车。

  小镇真的是很小,才几分钟就到了。我们下车进了接待室,我走上前去开房间。A静静的退到后面等着。小镇的消费也低,一晚上只要$ 40。我付了现金签了字,拿到了钥匙。回头冲A一笑,A回了一笑,跟我走出来。走到房间门口,我把门打开,一伸手请她先进,同时用手揽了她的腰一下。A又是微微一笑,迈步进了房间。我跟着进去,然后回身关了门,想了一下,又打开把那个“ Donotdisturb” 的牌子挂了出去,关上门,从里面又锁上。A看我做这些,静静的一句话没说。我转过身,心里想:“终于到了这一步了……”



  房门在身后关好后,屋里面静了下来,只有我们两个面对着。我正想着该说什么,A说:“ Ineedtousetherestroom。”

  “ OK。”我答道。

  A转身进了里面的洗手间,屋里只剩了我一个人。我打量了一下房间,是一个很普通的motel房间,一张大床,两个床头柜一边一个,一个电视在半柜上,一个小书桌配了个椅子,电话台灯,很简单的配置。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什么,顺手拿起遥控器就要开电视。转念一想,我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,还看个什么电视,在家没看够吗?都到了这个份儿了,就别绕圈子了,该直奔主题了。

  我于是在床边坐下,还是有种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哪的感觉,心里想这就脱衣上床好像也夸张了一点。转念想起我背包里的东西,于是打开包把避孕套拿出来放到床头柜上,又把绳子拿出来拆了包装。把绳子理了理,发现太长了,想剪短成几条,却没有剪刀或小刀,只好对折再对折用吧。那时我对捆绑确实是菜鸟一个,这些准备工作都应该早做好的。而且新绳子比较硬容易伤皮肤,不太适合。

  这些我都是后来学会的。

  我刚把绳子搭在床边,A从洗手间出来了。她看到了绳子,有一点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,没有说什么话。

  “ So……” 我开了口,“ Hereweare,finally……” “ Yeah,finally。”她说道。稍微停顿一下,又接着说:“ Iamsorry。ButIcannotdothattoday。”

  “ Youcannotdowhat?”我着实感到了意外,尽管知道“ dothat” 是指的什么。

  “ Youknow……that……” A还用手向下体比划了一下,“ Ihaveaconditiontodaythatkeepsmefromdoingthat。”

  “ Whatcondition?”我禁不住追问了一句。

  “ Justacondition……” A吞吞吐吐的敷衍着。

  我心里着实有些失望,心说你要是来例假什么的不会约别的天吗?我这已经是拉弓没有回头箭了,你这一撤靶子可怎么整啊。这时候我也管不了太多了,边说着,“ Wellwe' llseewhatwecando。”边走上前,没有一丝含糊的把A一把用右手揽住,左手一托她的腮,一嘴吻了下去。

  A没有一丝的抵抗,顺从地迎上了唇,我们四唇相接,一瞬间这之前的所有的网络虚幻的交往都变成了现实。我把唇张开,舌头略微送了出去。A很会意也张开了嘴,于是两只舌头搅在了一起。温柔的吻变成了用力的热烈的吻。除了我们急促的呼吸声,屋里又恢复了安静。我用左手也揽住她,A也回应的用双手紧紧地抱住我。我的手开始在她背后游走,体验各处的手感。觉得这个白妞虽然看上去比亚裔个大,摸起来倒是没什么赘肉,反而手感挺好的。我又毫不客气的摸到了臀部。这里的感觉就好的太多了:大,圆,有弹性,有肉感。我的手上去了就离不开了。狠狠地用手掌一边一个的抓着她这两个滚圆的臀,用力的把她顶在那里。

  我欲火中烧,DD早就坚挺,顶在她的小腹部位。心想你要是不能那个的话,其他的可不能逃了。我把A转到床边,抚身将她压倒在床上。两人的嘴保持着亲吻,我把双手抽出她身后,抓住她的手推到她的头上面,然后用左手把她的两手交叉压在床上,腾出右手直接移到了她的胸上。这里的感觉就是软,大,果真是比亚裔平均要大一些。我毫不客气的大把的把她的奶攥在手中,不停的揉动……A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,我也愈发兴奋。一起身,我坐骑到她的身上,弯着身我左手还是压着她的双手,右手伸出把床边的绳子够了过来,拿起绳子的一头我开始绑她的双手。A睁开眼,轻声问道:“ Icangetoutofthis,can' tI?”

  我稍微一怔,意识到她的含义,却一时兴起开了个玩笑:“ Yes,butnotwithouthelp。”

  “ What?”尽管还是轻声,一瞬间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慌乱。我连忙停手,用右手轻轻的摸了她的脸庞,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,说道:“ Hey……Donotworry。IwillNEVEReverhurtyou。”

  “ Andwhenyouarewithme,Iwillneverletanyoneelsehurtyoueither。”

  A和我对视了几秒钟,放松的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 OK。”

  我俯身再轻轻一吻她,在她耳边说道: “Justrelax,justbemine,girl。”

  A不再说话,而是把眼睛又闭上了。我抬起身继续捆绑她的手,横着绕了她的手腕几圈后打了个结,又转了90度竖着交叉绕了几圈再打了个结。稍微一试,挺结识的。绳子还剩了长长的一大段,怎么办呢?我心里一动,把绳子的另一端向前面的床边扔了下去。

  从她身上爬下来,说了句:“ Don' tmove。”把绳子的长端从对面的床底扔到这边,再从这边的地上拾起,一把拉紧。A的身体变得挺直,双手直直伸在头上,我顺势用手中的绳子把她的脚绑了起来。心中激动,手上的动作也快,绑的颇紧。

  绑完后,心里一松。站起身欣赏一下这个眼前的成果。A眼睛一直闭着,手脚都被紧绑着,躺在床上身体被床下连接的绳子拉的笔直。我走上前,把她的衬衫解开,胸罩退掉,又把牛仔裤解开退到了她的膝盖以下。除了一个丝的小内裤,她裸着全身毫无阻挡的暴露在我的面前。我哪里还能忍住,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脱光就扑了上去。我的嘴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到处游走,她报以更急促的呼吸声。我心想她这个condition搞得不能干事可如何是好?于是再坐骑到她的身上,把坚挺已久的DD放到她的嘴边。A没有丝毫犹豫,张嘴含了进去。

  我心中一喜,开始推送。才推了几下,就觉得这个姿势实在是别扭。把我的硬挺的DD送到她平躺的嘴里很不方便。于是我爬起来,转过身象69式的样子重新把DD放进她的嘴里。这一下姿势舒服多了,我也可以玩弄她的下体。

  ……以下是重复动作,略……

 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当时我觉得这是我有生以来受的最好的口活,A大口吞咽,大力吸,时不时口口到底,而且从不松口换气,我的快感及其强烈。在我快要射的时候,我问了句:“ Wheredoyouwantmetocum?”(我真的是太nice的人。)A嘴里一边吞咽一边含含糊糊的说: “Whereveryouwantto。”我心里大喜,继续享受。终于忍不住一枪射出,A停止吸,嘴紧紧地含住,随着我的抽搐吞咽,一滴不漏的吞了下去。我当时是极其的惊喜,因为还从来没有女的为我口爆吞精,这是有生第一次。

  后来我上的白妞多了,才发现可能是文化差异,我上的白妞全部把口爆吞精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,无一例外。而且除了一个19岁没有经验的以外,所有的都是大力吞吸不要换气的,技巧也个个好。

  射了之后,我在她身边躺下休息,没有给她松绑。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我侧身起来开始把玩她的身体,主要是她的白且大的胸。时不时地也侵袭她的下体。不出意外的,我过了不久又可以硬起来了。我一伸手把她的小内裤退到的膝盖以下,她开始“ No,no,no” 的呻吟。我看到她的私处剃得干干净净,闻上去也香喷喷的,显然是精心准备过的。哪里来的condition而不能做呢?转念间明白了,她就是SM情结,想造成一个被强迫的氛围的。想明白了这点,我也不点破,决定上了。可她躺着不好干,给她松绑又舍不得。于是把她用力在床上原地转了180度,从直挺的躺着变成趴着,手脚还是被捆的上下伸着。把枕头用力塞到她身下垫起她的臀部。A的“ Nonono……” 的呻吟愈发强烈了。我犹豫了一下,想了想还是个人安全第一,拿起床头柜上的避孕套给自己带上了,然后双手拿住她的又大又圆润的臀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A身子一硬,臀部向上一迎,“ Nonono” 的呻吟嘎然而止。

  ……重复动作,略……

  再次射后,我把她又翻过来平躺着。我们又开始聊了起来,我在旁边还是不停的把玩她的身体。后来天将晚,我说我们吃饭去吧。她说好。我才给她送了绑。

  A去洗手间整理完毕,我们到了另一家餐馆吃了顿不错的晚餐。当然是我买单了。

  饭后回到房间,我们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亲吻聊天。慢慢的我又有了要硬的感觉。我做爱通常是第一次由于刺激强而射的快,一般也就5,6分钟吧。第二次是我的主要一次,通常是20分钟多一些。这之后就比较累了,因为我大概是多年运动的原因,从来都是大力抽插,虽然节奏深浅有变换,力度向来不减。倒不是我故意如此,只是自己就是喜欢大力。(这一点上我很看不上日本的A片,里面的男角都是哼哼唧唧,就是最后快射时的力度也一般。)有些时候我休息后可以上第三次,不过这次时间就长了,总要40分钟的样子。其间保持大力,很耗体力,和我跑个一万米有的一拼,数次都是我浑身汗如雨下,最后还是已不射而放弃。快感什么的都无从谈起了,所以我通常不去想什么第三次的。

  可是今天我有点想了。一来是机会难得,以后什么时候再干谁知道。二来我知道自己第三次很强,想给A看看,不要让西方人总觉得亚洲人性功能不行。不蒸馒头咱还不争口气?正想着,A突然起身说:“ IthinkIneedtogo。”

  “ Where?”我问道,已经快8点了,我以为她就睡这儿了。

  “ School,youknow。IthinkIneedtogoback。”

  我有一点失望,边起身边说那好吧。突然联想起她以前说的“ Imayneedtogobackatnight” 和今天被我干之前的吞吞吐吐的样子,从她现在这模棱两可的语气看来她又是想让我强迫她。我于是跟她到了门口,突然把她按在了门上,将她的两手用力反剪到身后,贴在她耳边说:“ Ohno,youarenotgoinganywhere。Tonight,youbelongtome。”A马上又开始了“ No,no,no。Letmego。

  Please。”的呻吟,可手上身上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用。我确信了她是没有反抗的意图,把她反剪着手推到床边并按倒在床上。拾起地上的绳子把她的手在背后反绑了起来。绑好后我将她转过来躺下,粗暴的把衬衫打开,胸罩扔掉,牛仔裤和内裤一把脱掉。抓过一个套子带上,把她的两腿高高架在我的肩上,二话不说一把插了进去。A叫了一声“ DearGod” 就没了声音。

  ……以下很多很多重复动作,略……

  当我最终射了之后,像往常的第三次,浑身大汗淋漓,跟刚打了一场高强度的篮球比赛一样。A躺在那里,两眼迷离,头发蓬乱,嘴里喃喃自语着“ ohmygod……mygod……

  mygod。” 我其实快感什么倒没什么,大量的体力消耗是主要的感觉。

  不过看着她被捆绑在身下任我抽插的征服感还是很强的。

  后来我松了她的绑,我们洗了个鸳鸯浴,上床看电视聊天。其实才9点的样子,她要是真的要回学校也就回了,可见前面是故作文章。两人都累了,没一会儿就拥着睡着了。

  一夜无话。

  天亮后稍微吃了点东西,A说这下我可真的要走了。我说好吧,我也要上路回家了。于是退房,把她带到她学校的地方,也就5分钟的路。我们在车里吻别。

  A又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 Ihadagreattimeyesterday。

  ”

  “ SodidI。”我答道。

  “ Imeanit。IREALLYenjoyedit。Youwereamazing。”

  “ Sowereyoumygirl。IreallyenjoyedYOU。”

  A又是一笑,转身钻出了车走了。我跟她挥了挥手,也掉头上路回家去了。

  【完】